我是个摄影家,平常拍照片时非常注重照片的形式美,有时甚至淡忘了内容,时不时还玩弄一下PS软件“作假”。艺术创作吗,陶冶陶醉,自娱娱人,图的只是自己心里痛快而已。无法无天惯了,谁还会去费心思惦记着什么“入选”、“得奖”。
但是这一组照片,却一洗铅华,我没有拿捏什么功法口诀,没有摄步提气,不甜不咸,只是一杯白开水似的把它端出去,自然而然地平铺直叙我周围的社会和人。要说它是纪实报道类的摄影,应该也能交得了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