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  我是个摄影家,平常拍照片时非常注重照片的形式美,有时甚至淡忘了内容,时不时还玩弄一下PS软件“作假”。艺术创作吗,陶冶陶醉,自娱娱人,图的只是自己心里痛快而已。无法无天惯了,谁还会去费心思惦记着什么“入选”、“得奖”。
但是这一组照片,却一洗铅华,我没有拿捏什么功法口诀,没有摄步提气,不甜不咸,只是一杯白开水似的把它端出去,自然而然地平铺直叙我周围的社会和人。要说它是纪实报道类的摄影,应该也能交得了卷吧。
1/771.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 .
2/772.碧姬(Brigitte)出生于法国蔚蓝海岸名城尼斯,是一个中产犹太家庭里备受宠爱的独生女儿。可惜开头的这几张黑白照片不是我拍的,选自碧姬的家族相册。少女时期的碧姬我还不认识她 《
3/773.一只怪鸟!所有的长辈和朋友都始终找不出一点点理由来解释为什么碧姬会选择了学习中文,而且是那样地刻苦认真竭尽全力。图为1988年夏碧姬带着明清性灵文学研究中的一些问题专程前往中国杭州向专家学者讨教
4/774.巴黎第七大学,碧姬以优良的成绩通过了教授们的考核和答辩,获得了古汉语专业的博士学位
5/775.1989年8月18日碧姬和我在巴黎16区政府结婚。图片中我们身后穿白皮鞋的老者是摄影大师布列松的搭档,摄影经理人彼耶尔.嘎斯曼先生,是他帮助我来到了法国。(参阅我的博文《往事》)
6/776.1989年8月18日新婚之夜,碧姬和我在巴黎郊区新租的家中,那时我们家中不置有电视,我觉得无论冬夏,守着壁炉,跳跃着的火焰比电视好看。
7/777. 婚礼上,一位为能留在法国而千方百计奋斗的山东哥们曾苦笑着对我说:“你老兄又不想留在法国,却轻易拿到了艺术家长期居留,这还不算,现在又走这么大一步废棋,找个法国女孩结婚!这也还不算,还一找就找了个条件最好的,家境殷实清纯漂亮,比你小十岁还是个中文博士,唉,真是浪费资源,没有天理啊.“
8/778 .碧姬在她姑妈家威尼斯奢华风格的客厅里和在我们巴黎郊区家宽敞简洁的卧室中
9/779. 碧姬在院里自己种的小南瓜,用来摆设和分赠亲友,最后我也不知道这些南瓜到底好不好吃,能不能吃
10/7710.在我们租住的乡下的大院里自然生长着樱桃苹果榛子郁李榅桲黄栌松柏等各种花木,我曾在大院里看到过狐狸刺猬锦鸡灰鹤,经常能听到熟透了的苹果李子噼啪落地的声音
11/7711.那时在乡下,碧姬总欢快地拉着我跟她散步走路,总嫌我走得慢。现在我想当时是不是她就已经预感到了以后的几十年里自己将不再能走一步路。
12/7712. 1993年,我们的孩子王博出生。1995年开始,碧姬不明原因地的了一种叫脱髓鞘病的欧洲地区不治之症,值得庆幸地是这种病尚不影响智力和生命
13/7713.“我是尼斯人,我受不了巴黎的阴云,将来我一定要回南方去,那里有太阳”
14/7714.孩子三个月时我们一家三口从巴黎搬家到南方的普罗旺斯至今。
15/7715 .碧姬和王博的法文原名是 BRIGITTE 和 RAPHAEL,那天在开车带她看病的途中我发现了一块在法国绝无仅有的路标牌,上面竟同时有他们两人的名字。
16/7716.八十四岁的母亲在为女儿梳头
17/7717. 碧姬曾在普罗旺斯大学中文系和几个高中教中文,尽管她兢兢业业,但终因身体情况而得不到一个正式位置和固定工资,只是上一堂课领一堂课的代课费
18/7718. 碧姬校对注释了谢阁兰医生的《旅华书叶》,翻译出版了李时珍的《奇经八脉》,翻译出版了明末小品文大家张岱的《陶庵梦忆》全文123篇......,
19/7719 《利氏汉法大辞典》是秉承十六世纪末耶稣传教士利玛窦神父的遗愿编纂的,五十几年来法国和台北的一些汉学家和机构一直前仆后继百折不饶地为此工作着,2001年的版本是当前的终极版,是词典界的一个传奇:七个分册,摞起来半米高,15公斤重,一万余页,售价1000欧元。我很想自豪地跟别人说:这其中也融进了我老婆好几年的心血,大辞典古汉语部分的法语翻译全部是由碧姬署名逐条校对改写的。
20/7720.在心理医生诊所院里。碧姬有病吃药看医生我觉得天经地义,但是多年来她一直看心理医生我不理解并多有微词。唉,不论理解不理解,不论对错,每回我的意见说完了,架吵完了,大事小事最后还是得按她的意见去办。
21/7721.疗养院大食堂。碧姬差不多每年夏天都要出外避暑疗养。如果疗养院有位子则完全免费,如果疗养院没位子,她则需自费找地租房子
22/7722.慕丝和她的同居男友及他们领养的孩子专程从巴黎来看望碧姬
23/7723.邻居来看望碧姬。这一对血统纯正的法国夫妇真的很善良,很绅士,彬彬有礼,言语和行动均与常人无异,出入则成双成对形影不离。但五大三粗却常年没有工作,经济拮据,经常接受朋友(包括碧姬)和教会的接济。他们家没有安电话,差不多每隔一天都要来我们家用座机给他们已结婚的女儿或各种机构打电话。这没什么,让我有些受不了的是他们每回到来夫妇两人都要按他们家乡的习俗分别在我脸颊上亲四下(一般是亲二下),离去时又再重复一遍,亲得我忍无可忍。
24/7724.生病以后碧姬半路出家竟成了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我真不敢设想如果现在没有宗教对她的精神支撑,她会是一个什么状态.jpg
25/7725.这个星期天碧姬又实在没有力量挣扎着去教堂,教友玛丽太太带着外孙女来给碧姬送圣餐。右侧是小保姆在帮着熨衣服
26/7726.有时修女专门来给碧姬补课讲解圣经
27/7727.由于碧姬行动不便,教友的课余宗教学习小组活动挪到我们家举行。
28/7729.随着碧姬健康情况的变化,法国政府对她的帮助和补助的力度也在不断变化升级
29/7730 .现在平时每天7个小时,周六周日每天3.5个小时,都有保姆(家务钟点工)来家中帮助碧姬。
30/7731.一般来说帮碧姬买菜做饭,喂水喂饭,洗衣熨衣服,打扫卫生,换尿布,处理信件文件,推轮椅出去散步......她们都管。
31/7732 . 有时,保姆也需先询问碧姬,今天自己应该帮碧姬干点什么工作。
32/7733 .保姆的工作,政府付给家政公司是固定的每小时17.65欧元,保姆本人实际肯定拿不到全额,大约能拿每小时10欧元吧。仅保姆一项,政府需替碧姬付给家政公司每月3000欧元,
33/7734 .再加上每天到家里服务的护士和按摩保健医生的服务(每小时的费用应高于保姆)和每月100欧元的尿布钱,每两年更新的轮椅和各种各样器械,免费的救护车接送......法国每个月为碧姬的病支出真金白银的大约4万人民币.
34/7735 .尽管我看不上萨柯奇,甚至也不是太喜欢法兰西,但是得公平地说一句:我们家是靠法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养活的。
35/7736 .由于我们家每日早早晚晚都可能同时有一,两个或者三,四个各种各样的服务人员川流不息进进出出,所以近二,三年来我们从不锁房门(包括夜晚),给新来的人交代的“家规”是以后来了甭摁门铃甭敲门,直接进来,因为有时是碧姬一个人在家,她无法应答开门。
36/7737.苹果在13点和苹果在19点
37/7738.饭后的葡萄
38/7738a.保姆的这些照顾碧姬的工作其实我差不多都能干,唯独熨衣服这活我干不了
39/7739. 保姆在帮助碧姬处理信件文件和敲键盘,当然这种有关法文的活我也不适宜
40/7740.保姆在帮助碧姬写信
41/7741.护士和保姆是靠一部我称之为起重机的电动器械完成碧姬的在轮椅和病床之间的输送安置
42/7741a. 小保姆莘吉1992年出生,今年18岁
43/7742. 莘吉是来我们家工作的所有保姆中唯一没有开自己汽车来的人(还不到持有驾照的年龄),她骑着一辆中型摩托车,带着一个图案狰狞的头盔
44/7743. 莘吉下嘴唇上打着钉,后脖埂上刺着青,身高1.75m,是一个典型的90后时尚MM
45/7744. 莘吉这个岁数在自己家里可能也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娇女,但是在社会里,在工作中,她也得沉下性子,耐心地给病人喂水喂饭。
46/7745.莘吉对工作,对碧姬,她还真是兢兢业业认认真真,没什么可挑剔的
47/7746.碧姬的母亲和表妹从200公里外来看望她
48/7747. 挤在小厨房里的聊天。坐着的是小保姆莘吉,站着的是远来的86岁的老母亲和住在摩纳哥拥有一条16米长私人游艇的百万富翁表妹,
49/7748. 碧姬的健康是老母亲的心病
50/7749..碧姬的二哥来看望她
51/7750.生日快乐!
52/7750a.一开始妻子在家里还可以拄拐杖和用五个轱辘的靠背椅代替轮椅活动,现在已是无法站立离不开轮椅了。
53/7751.我们的客厅
54/7752..我们的卧室
55/7753.今天外面有没有风,有没有云,太阳亮不亮......这是碧姬每天早晨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56/7754.碧姬每回出门都打电话要救护车接送
57/7755..这些救护车分属于不同的公司,有一些是完全免费的,有一些需象征性地交一欧元费用
58/7756. 我们家住五楼,有一回电梯有故障停驶,开救护车的人员二话不说将她抬上抬下,我觉得该给人家一些小费,但又不敢
59/7757. 这回开救护车的司机师傅居然也是一个 漂亮MM
60/7758. 小妮子工作起来也有板有眼,沉着老练,甚至孔武有力
61/7759. 在蔚蓝海岸她姨妈的别墅里,后面的红色标致107曾是我们的座驾。照片是几年前拍的,那时她还能拄着拐棍扶着人走几步。现在她走不了了,我们的车也卖了。除了钱紧之外,现在她出门已不用自己的车,全有国家的急救车免费接送也是一个原因。
62/7760..给碧姬新送来的多速电动轮椅。据说和我们刚卖掉的标致107卧车一个价.未启动时重的让我难以想象.怕是也和标致107一样重吧,我想挪动一下位置换个角度拍照居然没有得逞
63/7761. 医院里的饭没法吃
64/7762.四个护士轮流着风雨无阻地每天晚上9点都要来帮她换尿布,喂药,换睡衣上床睡觉。每天早晨8点来帮她换尿布,吃药,穿衣起床。每隔一天还要帮她洗澡,使用的还是那台“起重机”。
65/7763.剪头发
66/7764. 碧姬认识的理发师每月一,二次自带着林林总总的工具和设备,上门来为碧姬服务
67/7765.修指甲。当然这项上门服务的费用与剪头发一样是需我们自己付的。
68/7766.我说过不止一遍:“你这手指甲脚指甲以后我给你剪吧。”她不置可否,但依然我行我素,打电话花钱约人上门服务。
69/7767.星期天碧姬如不能去教堂,就经常要看电视里做弥撒的宗教节目,保姆在帮助她整理电视机的线路
70/7768.保健医生除了周六周日外,每天来家中帮助碧姬活动四肢
71/7769. 多年来,保健医生像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但这项兴师动众的工作从未间断
72/7770. 这些简单到可笑地步的动作,碧姬做的极为认真和竭尽全力.可我总觉得这更像是一种信仰和仪式
73/7771. 据说这是为了有效地阻缓碧姬的肌肉萎缩,但是我却无奈地眼看着她的四肢一天天地变的麻痹无能,每况愈下
74/7772.正上高三的十六,七岁的儿子王博像一头发情的马驹一样到了一个智商崩溃昏天黑地的年龄段.碧姬对他很是担忧
75/7773. 起码从表面上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妻子对自己的病悲哀担忧。但是这次儿子王博因神经有问题住院四个月中,我却少见地从妻子脸上看到了忧虑伤心,愁眉不展。
76/7774. 今年(2010年)夏天的三个星期,碧姬在300公里以外的北方乡下花3000欧元租了一套楼上楼下可睡8八个人的房子避暑休假(那里太冷清了,她没有能找到人合租)
77/7775.没想到在这么远的外省,她也能免费享受到全套的护理,按摩,保姆的服务,这也是我能够在这三个星期里不用始终陪她呆在这乡下的原因。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