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文/王志平


王博作品《少男少女》之一

小儿子王博出生时他妈妈36岁我已经46岁了,也算是老来得子,内心深处对他的着意和疼爱很难言表。 那年我问他你在班上的男同学中是不是算比较矮的(他提前了大半年上学是班上岁数最小的),他说班上的女同学全都比他高。 那年他妈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测验过这么多孩子从来没见过有这么高的智商。 但是我知道这些年来我对他的管教和传承不要说出色,怕是连凑合和合格都谈不上。我更是欠着他太多慈祥的关爱和温馨的笑脸,我们父子间说话的次数和句数都不算太多。我的这份情愫,可能他根本没有感觉到。 在我的不着急慢慢来的恍惚中,一下子,他居然长高了。 从他的相机里手机里,从他双手用难以置信的速度在键盘上同时与七、八个朋友聊天的网上,我看到了一些照片。 我才知道这个淡漠腼腆不苟言笑的小儿子还有另一副面孔。 那是放肆甚至有些禁忌的,那是滋溢着青春清纯张扬着鲜活热烈的。对于法国中学里的那些花季少年,我不熟悉不了解也不尽赞同,但是有些照片我觉得很有意思。那个圈子那种氛围是我们这些摄影家难于进入的。 说服了儿子让我看到了这些照片并同意把它们拿出来给几万里以外的另外一些朋友看,于是16岁的王博有了他的第一次个人影展。尽管我看得出他有些不以为然和无可奈何,但我相信十几年几十年后他会感谢我。 这些照片的择捡和拼凑,我给了他一些意见和帮助
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