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住在法国南方,省城尼斯(Nice)市里有一座《天真画派博物馆》,那是一处游客常去的观光胜地,馆藏作品的作者全是一些没有经受过美术教育的大叔大婶、爷爷奶奶们。其中有一些画确实是好,浓郁亮艳,出其不意,童真稚拙,浑厚天成,怎么看怎么过瘾……

吴家林、吴月华夫妇是我相交三十年的老朋友,那年,他们来法国,住在我家,有一天,月华将我拉到一边,悄悄说:“你是家林的老朋友,你说说他,他可能会听你的:我们这个家,这么多孩子,可家林把所有时间,精力和差不多所有的钱都用在了他的照相上,装修暗房、买相纸、买药水……这个家真的很难撑,很不容易啊。”

我当然得答应两鬓秋霜,一身病痛,63岁的月华大嫂,柴米油盐、丈夫儿孙,磨耗掉了她这个家庭主妇大半的生命。

然而我又无法真的去劝家林什么,我知道,这个“照相”就是家林的生命。而且,我自己也差不多是同一路货色。我凭什么去说家林?

两年不见。这回我看到了吴月华的照片,其数量和质量都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但这些照片一定会有一些专家去研讨一番,说些什么。

我头脑中兀突地冒出一句话:全民摄影的大数码时代来临,一个“天真影派”在九州中华横空出世,应运而生。开山教主也许就非此吴月华女侠莫属。

再过几年,不知会不会有一天,家林将我拉到一边,悄悄说:“你说说我那老伴,他可能会听你的,我们这个家,这么多孩子,可她把所有时间,精力都用在了她的照相上,越来越疯……这个家真的很难撑,很不容易啊。”

唉!

王志平
2008年4月于云南昭通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