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黑色字是我的意见。
蓝色字是我引用的原作者的照片文字和答复。
是其他朋友的相关文字以及对我的评论的评论。
照片文字的署名在最后。黑色字后的署名“王志平”则基本免了。
《意见簿》条目和作者的安排,没有任何次序。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寻找高庚》云南草根女 吴晓慧

吴晓慧此篇博文的题目叫《寻找高庚》,我想并不是《四月风》中每一个朋友都能明白这四个字的意义,“高庚”不是云南大山秘境中的一处村落或一个女人。
19世纪末法国画家高庚与梵高、塞尚齐名,这是“后印象派”的三大巨头。
高庚1848年出生于法国巴黎。22岁时从海军退伍,回到巴黎经商成为一名证券经纪人。32岁时开始接触印象派绘画,36岁时随丹麦妻子搬到丹麦的哥本哈根居住。
42岁时离开妻子与家庭孤身一人来到南太平洋上的小岛大溪地(Tahiti)。他迷恋岛上纯粹的自然,迷恋原始的赤裸上身的女人,他喜爱她们那种健康的、粗野的美。他悉心描绘她们那如大地般朴实、厚重的躯体,金黄的皮肤与绿树、蓝天相映成趣,娇憨的笑容、悠闲的神情使高庚在这远离现代文明的部落获得了心灵的平衡。高庚称大溪地为自己的荒蛮乐园,13岁的土著妻子特弗拉是高庚眼中永恒的夏娃。
简化了的巨大形状,均匀单一的色彩,分割主义,无阴影的光,素描与颜色的抽象化,超脱自然,将靛蓝当作黑色使用,如景泰蓝般的绘画这就是高更所发现和创立的艺术。在大溪地他迎来了事业的巅峰,画出了许多广为后人所知的优秀作品,包括他生平最大幅的经典《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1.5X 3.6米)
大溪地岛和巴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高庚在搬到大溪地之后,只回去过法国一次。1893年11月高庚45岁在巴黎举办了他的《大溪地人》画展,结果是彻底失败,在物质上收入是零。他的幻想和艺术在自己的祖国走投无路,巴黎文明人的嘲弄又使他返回大溪地岛。
1903年55岁的高庚死于疾病缠身。


《两个大溪地女人》高庚绘画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高庚绘画










晓慧,借花献佛,很高兴能在北京“我的地盘”上接待你这位云南老朋友。全国摄影人都在拍云南,拍民族,但我隐隐觉得那是“你的地盘”,你比所有的人都更专业。等着看你的专业的有关云南,有关民族的图片。
向云南所有的我认识的同行问好。
谢谢志平老师,我会慢慢上一批云南的专题,待你大笔圈点。

《晓慧人像》云南草根女 吴晓慧










《云南艺术家系列》 云南草根女 吴晓慧



左:红唇
 右: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慧,你在《四月风》上发了五、六十篇博文,上千张照片及录像,上万或数十万文字。其实我差不多都看了(有些是浏览)。可我却几乎一言不发,连一个谢字都没有,实在有些不近人情。我知道我欠着你的。
我更知道,你和别的“摄影家”不一样,不是在浮光掠影地“玩摄影”,不是潇洒地在云南兜风采风,你是在一步难似一步地攀山过河,在呕心沥血地替兄弟姐妹呼吁呐喊。这种沉甸甸的劳动和心愿,我如果仅用三言两语“好”、“不错”打发......我做不出来。我起码不能对那些我远方的兄弟姐妹不畏不敬。
你的这些心血劳动,可能有人不知,但也一定会有人看见的、了解的、铭记的。晓慧,坚持下去。
你的这些云南艺术家(及寻找高庚的人物肖像)是你照片中有才气的一类。很有想法,很抢眼和经看。
我很想像马克.吕布老爷子对吴家林的照片分类A\B\C\一样,说说我对你的照片的意见,但却无处下牙。
有朋友(朗凯)希望你能写下每位画家的人物简介,我不如他那么贪心。但你起码要补上每张照片的序号和艺术家的名字吧。当然,你如能记下你的创作手记比写下对象的人物简介或许更有意思。
暂此。
王老师您让我真心感动。是的,不错我每天都在等您,但我没有失望,今天你终于发言了!我也欠你,我从未回过您的一封邮件。面对您的艺术,我知我贫乏的语言不能够表达我的内心。也许更多的是我担心我对摄影艺术认识的浮浅造成不能准确的评判。但我起码是知你的为人,你对朋友的肝胆相照。所以我不忙,朋友岂在朝朝暮暮,该出手时会出手滴。
我也是认为关于我所拍的这些艺术家,写他们的简历不如写写拍他们时的手记。因为他们中大多数人的简历还很清减,但我的现场拍摄就有趣得多。就因为了你知我、懂我、我决定把这一切慢慢道来。但要花一些时间,请大家耐心等待。同时谢谢各位朋友对我的鼓励和期待! 吴晓慧




她本人还不知道,下周就要接受开颅手术。”引自吴晓慧博文。
眼下大家最揪心的就是茅以芸的开颅手术怎么样了?晓慧你一定要接着往下报道。
这是一篇让人不能不动心动情的综合报道。画家画得好,文章写得好,摄影家拍的好。
晓慧的照片和女艺术家茅以芸已经揉在了一起
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近似裸体的女人能这样的端庄贤淑,安宁文静。不带一丝淫秽和色情。
是女画家的人格魅力和女摄影家的真情投入给这些画和肖像照片注入了生命。即使物资瓦解了、生命熄灭了,我相信艺术也将永存。
志平老师,昨天我去找了断了线的画家曾晓峰先生打听茅以芸的事,可没有结果,我再想想。吴晓慧。

《象奴》王艺忠


《刀耕火种》王艺忠






《中缅边境布朗山人物》王艺忠

孙子








上:喂奶。 
下:淋浴

抓虱子


童工




招弟




带把的葫芦

《吸毒与艾滋病》王艺忠








《金三角十年》王艺忠

罂粟田里的午餐


收获


人造风高台扬稻


烟户


敬礼!


上:作者穿梭在金三角的代步工具
下:送病人去诊所
这。。。这里面是病人?!司马媛
像有钱人度假时的吊床 王志平




焚烟


末流毒枭末路




扫把草


在押犯
王艺忠的照片很难讲评。一些构图、色彩、影调等形式问题与他照片里的内容相比显得微乎其微。有人的作品如优雅的提琴;有人的作品如轻快的双簧;有人的作品如昂扬的唢呐;有人的作品如幽怨的洞箫,王艺忠的作品是震撼人心的重金属音乐,听(看)得人触目惊心、五味翻沉。
其实,王艺忠的作品无需讲评。

《不一样的童年—金三角童军》王艺忠

新兵入伍








这是一组让人哭笑不得的照片。这群小崽子太逗了!笑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云南边陲的独行侠王艺忠和双枪(摄、录)吴晓慧两人的照片给人的感受和震撼确实与众不同。
那是沉甸甸、硬邦邦、活生生、湿漉漉的真实和直面人生。
是毫不掺假的热心、热情、热汗、热血。
是让包括我在内的一些采风玩漂(玩票、玩飘)、潇洒风流但还有良心的摄影人汗颜内疚、自叹不如、肃然起敬的作品
志平老师过谦了,只是大家的环境、定位、追求不同罢了。谢谢鼓励!王艺忠

博文《老闷儿与万人迷及NlK0N_F3》汲运

一口气看了两遍,跟英杰想的一样:搞什么摄影啊,回家当作家去岂不是现成的。
我忘了三十多年前你在《四月影会》上展的是什么片子了,但这篇文章我忘不了,写的真好。
一定还有其它的吧。期待。


你们大院是什么大院(达摩院)?怎么上颐和园玩,三十多个清一色都是和尚?
志平:细读你的文图,品到其中大部分都充满着极其幽默的色彩儿!(给我的几次回函也皆如此)很是欣赏!真不知世上第一幽默的国家—法国影响了你,还是你在影响法兰西? 记得卓别林说过:智力群体愈发达,则喜剧就愈成功!'对此,在你的文图中,我得到了多次验证…
爱因斯坦对卓别林说:你的事业能让所有的人都懂,所以你是一个伟大的人。卓别林对爱因斯坦说:你的事业能让所有的人都不懂,所以你也是一个伟大的人。
汲运,你文中的“大明索罗图贝了”是不是“大清索罗图贝勒”之笔误?你是该寻一个小秘(书)为你这天马行空的历练和文章敲字把关了。

《彝人时光》 张东





张东的此影集中佳作甚多,这是我在《四月风》中看到的合理利用资源,积极调动配角和群众演员(禽兽走狗)最集中、最丰富、最成功的影集之一(黄焱红不算,他那影集《请他们代言》55幅能令人笑喷了的照片中,动物不是配角,是主角)。这些在农村扫街抓拍的人物照片中,闯进来一些动物确实能使作品闪光增彩。别忘了正是这些打酱油的大小动物将吴家林抬上了黑皮书中华第一人的宝座。

《天气预报:昨天有雨今天还有雨》冉宝泉



题材紧贴生活,真实朴素,感觉很好。如果构图再讲究些,画面再美些则更上一层楼。
盲拍宜用35或28的广角头,镜头抬高一点,命中率会高些。
盲拍走火,没有命中要害,可以理解。但相机没有持平,画面倾斜,难以原谅。
感光度调高,像素调低,档位设为“P”(这样闪光灯不会自动弹起添乱)。
杀鸡焉用牛刀,确实一个高阶小机子更合适。
如有人干涉不许照,你问他理由何在,找他索要禁令、告示、执法身份证明。难道他们也认为自己管理的地方是“见不得人”?
“江山不幸诗家辛”,很多摄影家骨子里都有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潜在天性,市场湿漉泥泞脏乱于出门办事不便,但应易出好片子。
博文标题似有语病,“天气预报”不可能报出“昨天”云云。我觉得改成“天气预报:今天有雨明天还有雨”或删去“天气预报”四字即可。
所发照片有些雷同,8、9两图则完全发重复了。

《漫步时光》成雅飞

两张片子的色调、影调、情调处理得都很成熟,讨人喜欢。
左:为何不再试试请她换一个方向走过来?
右:白石老人曰:太似媚俗,不似则欺世,妙就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你这片子差不多全虚,有点欺世,如果有些地方能再实一点,形成虚实对比,就妙了。

《行走在外》成雅飞

气势磅礴!
右下角的半个小山包能不能避免和修掉。
有点歪,我主张在任何时候,任何题材下相机都要端平稳,可以是横构图或竖构图,但不能是斜构图。

《九条命》张寒秋

猫拍得很传神,很人性。
拍宠物用了人物特写头像的形式,比较少见,很新颖,很好。
同一只猫用了四张构图和神态都差不多的照片,有些雷同。不能自己的作品看着那张都好,都舍不得淘汰。不能将挑选照片的工作偷懒留给看官。
应选不同场景、不同姿态、不同构图的照片,或选不同的宠物辑集。
照片近似方构图,不知你用的是什么相机,不会是方画幅(中画幅)高档大相机吧。
如果是画幅正常比例的普通相机,我以为猫脸的前方还是少裁或不裁为好,给主角(猫)的视线和观众留出呼吸的空间(见右图王志平修改稿)。
清晰度不够。这不是扫街偷拍抢拍,这类照片可以定下心来慢慢地拍,吹毛求疵、无可挑剔的清晰度是这类照片出彩的亮点。也是在同类作品中能否高人一等的标准。

《百米高塔俯拍博洛尼亚老城》鱼眼龙 李景超





实话说《四月风》网站里,让我真正感到吃惊和敬佩、自叹弗如的博客和作品并不多。无意中,又看到一个陌生的名字“李景超”,犹豫着随手不经意点了进去......这一下子,我看了三个小时。
我很吃惊、我很敬佩。
有时,我也喜欢拍些接片,宽景的作品,并自我感觉良好。这下子和“鱼眼龙”比,那真是自叹弗如了:王志平整个成了一个业余的!在普罗旺斯呆久了,眼界整个成了一个农民。
这次暑期回国,应邀去台湾文化大学展览馆办展览和讲座,题目是《遍地风流-普罗旺斯的恢宏抓拍》。不知在京逗留期间,有没有可能去你们的工作室拜访参观。汲运是否跟你很熟?他7、8月时在京吗?请他找车带路。说句一点都不是客气和客套的话:“向你学习”。
请问,你在博文上发这么大面积的竖构图照片是怎么操作的?
久仰王志平老师,如此评价,让我既兴奋又惭愧!为什么兴奋不用说了,为什么惭愧更不用说了!
总之,我受到了鼓舞,不是一般人的,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汲运跟我从小在一个大院,他现在是响咚咚的“汲大鼓”,我们一起搭伙参了几次展。我工作室搬家后他还没来过,大不了我进城接您。
至于大面积的照片,是把照片上传到别的服务器,然后链接过来的。您右键点击照片,选“属性”,就可以看到照片来自何处。我自己有一个服务器,容量很大,您有大图可以传上去再链接过来(到时候我给你个FTP上传的地址和密码)。李景超

《小品》 王志平



活到老,学到老,王老师虽早已是大家,但对摄影技艺和观念的创新追求仍孜孜不息,实在另我们后人汗颜!王老师,传授一下秘籍如何?期待!石超锋
非同一般的视觉享受,让我眼前一亮。徐林峰
漂亮的一塌糊涂,让我兴奋的口不能合。向老师学习了。张寒秋
果然片子超撼了许多,好活儿!学习了… 那雨花石是南京产的吗?不错…… 汲运
我说汲运,天下除了南京以外,还有第二个雨花台吗?......啊,不对,是你问对了,我答错了。雨花石不产在南京,而是产在中国江苏六和县等地。
正像哈密瓜不产在哈密,产在鄯善;
“伊拉克蜜枣”主要不产在伊拉克,产在也门。
马赛机场不在马赛,在离马赛三十公里的玛荷雅纳Marignane市
来欧洲演出的中国戏剧,不管你是川剧、越剧、粤剧、昆曲......通通翻译成京剧。
来欧洲演出的杂技团,不管你是武汉的、广州的、沈阳的......通通叫北京杂技团。
扬子江只不过是长江的一小截(从扬州至入海口)的旧称,可法文始终把长江翻译成“扬子江”。王志平

我喜欢你的水彩。你说对了,哈密瓜最有名的,打包出口的,多数是鄯善出产的。我在鄯善住过。冉宝泉
王先生,我还是最喜欢那水彩画,有万花筒的效果。您收藏的石头非常景致,应该是很值钱的。邵承序
反式思维:大技雕虫;
逆向行动:志在玩物。李景超
景超兄又给我来了些专业术语:“反式思维”,“逆向行动”两词我琢磨了十来分钟,也还是似懂非懂。不过,我倒是想借此解释阐述一下自己经常压在照片上的两方闲章。
大技雕虫:雕虫小技一词原属贬义,不用别人教训和指责我就招认自己的一些照片实属“雕虫小技”,登不得大雅之堂,担不起针砭奸邪,教化人民,记录时代,扬威国门的重任。我膜拜敬仰(景仰)国内外摄影界的那些大师大侠、先贤斗士、英雄英雌,但是我却有自知之明,我的雄心抱负、兴趣爱好甚至小身子板都差了他们太远,现在又垂垂老矣,也许只能玩点雕虫小技了。但是,即使雕虫,我也自认是在努力认真地雕,“大技”并不是自夸说我的技有多大,而是在勉励鼓励鞭策自己费大力,用尽可能大的全部的技艺去雕虫。当然我也不用妄自菲薄,我也奢望着能有一天,我能登上雕虫界“大技”的台阶。
志在玩物:玩物丧志也是一个贬义词。但是人比人,气死人。眼下,我的志实在是不大。
当年著名的美术教育家、国画家王森然老人(齐白石曾说:人说森然弟学我,我说我学森然弟)曾送我一幅彩墨《老猫图》,款曰“治平弟”,我抱怨说:王老,您怎么把我的名字都写错了!老人说:“我还能不知你叫志平吗?我这么写是希望你能有治国平天下之大志”。我心说,老人九十多岁,是糊涂了,您老人家哪只眼睛看出了我能治国平天下?!
我的志,可能也就是别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玩物之志”吧。
忽然想到:大宋年间,天下有水井处皆传诵柳永的“俚语淫词”,某次,他也赴考科举,帝曰:“这不是“忍把浮名换得浅斟低唱”的柳永吗?他要浮名作甚?且去填词!”于是落第的柳永,遂自嘲地打出“白衣卿相”“奉旨填词”的大旗。这当也是“志在玩物”的一个注脚吧
志平兄说琢磨十来分钟没看懂,您的回文恰恰证明您非常明白。
而且详细的解释正是我所期待的,这种反式思维和逆向行动,其实是我们人生中的参透。
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小城的孩子》 郭建忠



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右:生动活泼自然,可惜靠左的前后两组人物“粘”了

《长城十月看人海》 郭民宪

“众志成城”,“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
如果带了三角架或单脚架,将相机拧在三角架上,调好角度,按下自拍,将相机高举过头顶(三角架当延长杆用),这样你会俯拍到视点与众不同的高人一等的好片子。

《成都宽巷子—腰韵》秦璇

尽管秦璇在为这组《腰韵》的发图效果不够理想在抱怨,但我还是折服这组片子的清晰度和细节。
能把运动中的人物抓拍得像摆拍的静物一样服帖,真不知这小女子是怎么办到的?!莫非从小别人摇跳绳时她就开始练稳端照相机?
(改名叫《腰花》怎么样?通俗一些、知名度也高一些 --- 开个玩笑)


张源
王志平老师,我是云南的张源,现在居住在深圳。80年代初在昆明、个旧听过你和王苗老师的摄影讲座,并且一起去采风一个星期,可以说你们和吴家林是我摄影道路上的启蒙老师,虽然我们从那次一别快30年了,我一直都记忆你们的教海,还是几年4月跟王艺忠去缅甸他提起你现在法国,也是通过王艺忠才知道四月风摄影网。希望有机会亲自拜访你。有机会回来请联系我。张源






《巴马万岁》张源




你好,张源。
在这之前,我看了两三遍你的博客,感慨道:这不知又是个从哪里冒出来的坐轮椅的庞然怪物!
那精瘦的赤膊武汉人、大街上星罗棋布的竹凉床、佤族孩子熠熠发亮的门牙与眼睛、黎明美丽晨曦中海滩上的死鱼、阿卡少妇那坦坦荡荡的丰腴乳房、面对钱财那百岁老妪冷漠的神态与那右手的四枚手指能裁出一张精品的人物肖像、《巴马万岁》是这网站上最出彩的博文题目......这些,都给人带来一次次的视觉冲击甚至享受。
几次想要动笔写些什么,又犹豫放下了。
没想到,三十年前咱们就曾相识了,并一起拍照了一个星期!我记住了邵字伯、黄国强、王健林、王中秋、谢国安(武汉)等朋友的名字,但却对你张源没有留下印象和记忆,惭愧惭愧。
好了,咱们现在又聚在了一起,与其他新老朋友们一起,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相互鼓舞、相互提携。在摄影这条不归路上执迷不悟地走下去。
志平老师,你和王苗老师、吴家林老师、当然还有你提到的黄国强老师都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当时就一个小发烧友,我是跟着黄国强老师和你们一起去的。谢谢王老师对我的评价和鼓励。我也会和老师一样在摄影这条不归路上执迷不悟地走下去。张源

《无情的捕捞过后,再随手丢弃,生命与死亡的咫尺一线间,捕捞者毫不在乎的替我选择了死亡。》 张源



冷血的屠杀!
关于死亡的凄婉绝伦的美。
寂静无声的震撼。
这组图片我曾在张源新浪博客中看了很多遍,每次都想说点什么...看了王志平老师的评论,我终于逃脱了“如鲠在喉”的困境。也许这正是纪实摄影的魅力,不但可以欣赏精美画面,更是被画面所表现的社会现实事件所震撼!四月风影友

沈阳万泉公园小河沿激情舞蹈    千克秒康国生




浑河受洗 千克秒康国生






《飞舞的红高粱》 千克秒康国生

千克秒,欢迎你来到四月风,你是钟老汉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钟老汉与我深交半个世纪,那绝对是一个值得交、信得过的挚友、诤友)。
交谊舞能拍得很实,不太容易。
《浑河受洗》让我颇开眼界,你注意到了背景世俗的快艇与宗教虔诚的陪衬和对比,有心了。
《飞舞的红高粱》我喜欢,张狂肆意、动感十足。王志平


题图的照片很好,但不够过瘾,如果能多拍几张辑成集子,更好。如果条件许可,选择一个较顺光的机位,宁用三脚架不用闪光灯,照片将从新闻图片升级为艺术作品。我有个经验或爱好:在弱光线下只要能努力把照片拍清楚了不全虚,就八九不离十地会出一张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作品。 

《血的教训》 千克秒康国生

一个回合。
摄影家的天职与无畏、老康的机敏敬业,娴熟技艺咱就不多说了。这组片子看得让我觉得比看地裂山崩,海啸飓风的灾难片还要心里堵得慌,惨不忍睹啊......我要是制法者、执法者(可惜我不是),争执事故的始作俑者、惹事肇事的一方固然要治罪处罚。但得理不饶人、睚眦必报、置小我于大我之上、有恃无恐胡搅蛮缠泼妇骂街大打出手的另一方和冷血围观,挑唆起哄的第三方都应治罪!我提倡不分青红皂白,先有理没理打三板再说

 《看到这个,想起崔永元语录》 千克秒康国生

那些文字数字和概念思考起来太绕,费脑子。我只是觉得最后一张夫妻推车抓的最好。在艰辛的生活中夫唱妇随,但夫有些悠闲潇洒,而妇却真正的忍辱负重。

《巴西足球》王卫光

很喜欢这一张,曝光准确、形态生动、图案感和构成的意味很足。难得的是两个人物与球都既有关联而又没有“糊”在一起。遗憾地是同样上相的影子没有注意到而拍完整,要不然会是一张十分华丽精美、洛可可装饰风的抓拍作品,十分具卖相。


这卖的是什么?这字我不会念,拼音打不出来,是不是三明治、肉夹馍之类的食品?王志平
刈(yi)包。刈:割(草和谷类):刈麦,刈草。史义军
老史,多谢了。现在我懂了,是把馍割开,把熟肉和菜加进去,所以叫刈包。王志平


左联我懂,右联不知所云。王志平
应该是闽南话:你喜欢哪样拿哪样。沈波
受教了!这可比翻译外语还难啊,谢谢。王志平
不是 右邊那閩南話跟左邊同样意思。龍喜=都是 擠罷叩=一百塊。四月风影友
志平老師:收信平安。美好的今天能收到您的訊息真是開心!〈您拍的圖片〉的左右字句都是一樣的意思:右边是台語《都是壹佰元》。花蓮~期待您再度的蒞臨。简麗季
我今天收到了三份台湾朋友的回复邮件,解答全是与上面“四月风影友”的留言意思一样。现在可以肯定“龍喜擠罷叩”是“都是一百塊”的台湾本土方言发音注音。沈波兄的解释:“你喜欢哪样拿哪样”是不求甚解的想当然了,答案错,减一分。谢谢四月风影友。

《木轱辘车》及其它   邓海







邓海的几个影集我都拜读了一遍,开卷有益!《四月风》还真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
选题好,拍得也不错,再精选一下,效果会更佳。比如说“木轱辘车”合二为一,二十之数,应够了。
木轮车、皮影戏、秦腔,这都是古董古玩、文物国宝啊。对邓海之流有心有意、有情有义、有技有艺的汉子,感谢了!

《远征军的心愿》 行影不离孙国田

大谢国田兄!这些英豪将随着你的影集描述、你的照片一起镌刻入历史,如一座丰碑。下次探访他们时请一定代《四月风》众弟兄向他们敬礼!请英豪和他们的后人相信:人民的心里有一杆秤,被扭曲的早晚会伸张,被淡漠掩饰的早晚会璀璨重放光芒。 


左图气势很大,右图姿势很好,但我看着都不够尽兴,遂越俎代庖,合二而一PS成下图。人物身后的岩石也压缩更像一尊戴大帽子的塑像。
实在对不起,我没有留下作者的姓名,现在也无从查起。作者如看到此博文,能否将通过留言告诉我,谢谢。




这张(左图)我也没有办法弄清楚是谁拍的。我太喜欢这水中芦苇的倒影了,兴奋之余,手痒难禁,遂PS整理色调如右图。
实在对不起,我没有留下作者的姓名,现在也无从查起。作者如看到此博文,能否将通过留言告诉我,谢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