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严重声明:
这本意见簿上经常引录别人的照片,
有些照片(不是全部)贴上去后,竟自动打上了“wangzhiping”的水印,我千方百计也摘不掉,求助于网站掌门人,答曰:暂时还没办法,我们正在研究改进中。
我的本意绝非想掠人之美冒名剽窃,敬请照片原作者及众看官理解原谅。
王志平致歉致谢。


王志平.十四金钗
王志平老师照片中的平安喜乐,深深感染着我。是的,遍地风流,处处美景。陈骅


王志平.周末大学生
《遍地风流》这组照片,环境中人物众多而呈现出来却是有序的组成,有些更是人与景有机的结合,请问王老师,实拍中如何选取呢?
张莉


王志平.山镇夕照
这张空间、光影与人物关系像电影调度的画面一样完美!
张莉
有人说,王志平像别人在影棚摆拍广告模特一样在大街抓拍人物,像别人拍电影一样费劲制作照片。 所以我恳请社会,舆论界,观众,影展的组织者和点评老师用对待别的艺术形式一样宽容的标准来对待艺术摄影作品。
受益匪浅,这个网站真好!四月风影友


金伯宏.《手势》                     金伯宏.《圆肚鼎》


张少轩. 戴着墨镜,看不到眼睛
与金伯宏1979年在四月影会第一回展上的《手势》,《圆肚鼎》异曲同工。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形象的巧合,雷同,呼应使画面产生幽默和趣味。


李英杰.雨后钟楼湾
放下身段,用一掬坑洼积水来制造第二层影像,不花成本,增强趣味,丰富画面。好,我学了一招。


岳振江. 边走边拍,一组北京王府井图片
这组照片多半拍得不错,瞬间抓得很“决定性”,用光正确,对焦精准,生动,真实,情趣。
经过三,四十年的发酵后会为社会留下珍贵的世纪初历史资料,
可以专挑拣恩爱情侣小夫妻的片子辑成一辑,起名为《携手王府井》之类,这样主题明确些。
多谢王老师点评和指正。接下来再拍摄时、整理时一定注意内容整合,使主题明确些。岳振江


岳振江. 边走边拍,一组北京王府井图片
罗大卫:看完一遍后,这张印象最深刻。明天再来读第二遍,晚安!
大卫好眼力。


李伊.瞻仰
这张照片拍于何处?
......
这张片在王府井西边拍的。
李伊
那一行外文让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出国游呢,又实在想不起哪一国有躺大街上睡觉的景象。

乘着四月的风来报到(写几个颠三倒四的字算是报到吧)
梁少军

因为我有一张票
一张中山公园看展览的票
人不多,也不算少
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那是七九年啊
四月的风已经吹过三十二次

因为我有一张票
一张北海公园看展览的票
现在要谢谢那些拍照的人
因为人们些许读到了
照片里的生活,照片里的情感都在自家的房子里
还有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们

我又有了一张票
四月的风能让他延续
我要珍惜
将我的情感、将我们的生活写在照片里
四月的风确实在延续
我们要珍惜

祝:四月风吹过春夏秋冬,用自己的力量向广阔的天际飘去。

第二节最后一句如改成“还有花花草草,狗狗猫猫”就与前面和上了“票,草,猫”的韵 。
对不起,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我有些忘乎所以,故态复萌了,还望梁先生包涵。
三十几年前筹办《四月影会》展时,我将别人的作品拿过来径直加(改)题目, 添诗文,裁构图......忙得晕头转向竟都没想到要跟原作者打一声招呼。
......看着您的点评,胡乱写的几句能让大家王先生斧正,着实的美。四月的风,您就是风源啊!四月展没有我的作品,八八年美术馆叫什么88展的有我好几张作品哪,那会儿布展,忙前跑后的还真没看到您,出谋划的准有您,没准我的照片有您添的字啥的哪。梁少军


梁少军.农村体育课
题目叫《小学体育课·
1985·北京》比叫《农村体育课》更好。



梁少军.雪映南城。
爱俏不穿棉 美丽冻人


梁少军.雪映
南城  二幅
可惜可惜,跃起的狗与深色背景粘了。当时你如来得及向右跨一大步,蹲下来拍,这张照片能提升两级。
后面那张雪地里的母鸡如果也与深色背景粘了,那就是废片一张了。
雪景的拍摄应增加曝光量,不能用平均测光,要用点测光对准较暗部分测光,这样才能将雪拍成白的而不是灰的,其它景物才能有层次。
是啊是啊,当时我比狗慢半拍,可惜了。谢谢王老师的点评。
梁少军


张磊.上海虹桥美爵酒店的27层内天井
构图欠妥,右下部餐桌是图案最美,最值得充分表现的部分,在画面上所占面积比例不够。右上部可压缩,左部可删除。 重拍一张试试


张培力.憧憬
美女的手很美,色调,影调控制手段很到位,想把照片制成绘画的素描效果技术上也很成功。
但所选照片或说所拍摄的美女姿态不合适。没有人会如图中美女那样举两个钟头的手让别人给她画素描(累死了)。
对于表现人物,绘画和摄影的选材及形式是不尽相同的。摄影应是生动,活泼,表情和动作充分(或极端).....
绘画应是安静平稳,0号表情,0号动作。
谢谢您的细致分析和点评!我明白了我选这张照片制作成素描效果是不大合适的,以后一定注意。张培力


任岳
. 身边随拍

画面十字平分,截去3/4,保留1/4(右下部)就够了。



任岳.身边随拍
这张照片缺第二个因素,缺对比。属于资料存档,不算作品。


任岳. 身边随拍
老人的位置如能再靠后一点,靠上一点(脚拍全)这张片子就不算抓拍,算设计了。 在扫街中,相机的位置往往如能举高一点(或蹲低一点如此图)效果就会高人一等。


任岳.身
边随拍
将人物放置在亮背景上更妙。
上下各裁去一些成方构图,画面装饰性,图案感更强。


任岳.身边随拍
拍摄角度不错,人物形象不够出彩,不够鲜明


任岳.身边随拍
下部一块阴影有用吗?尚不是大师就不要急着学大师画面不剪裁的派头。


张磊. 剪影
拍人像像画油画像一样以正面为宜,拍剪影像用黑纸给人剪影一样以正侧面为宜


张磊. 交错
用电脑软件PS一下,把天空蓝色再压暗不止一点,效果如镜头前加黄,橙,红或偏光(PL)滤色镜,突出白云白墙,画面会更漂亮。
这样如果也算是作假,那还让不让摄影家活了?!。
 

史义军.我拍过的门   四幅
此辑名曰《我拍过的门》,不会是所有的你拍过的门吧?
照片有些雷同,26张太多了。挑拣一下,将形式有差异的保留,形式相似的择优保留,十张足矣。

我还是觉得缺少了门里门外的父老乡亲有些遗憾。


史义军. 我拍风光
这张不错,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只是天似乎太高了一点。你可靠近些,用焦距短一些的镜头仰头拍,一张雄奇的宝塔耸立在紫红背景上的作品就产生了。


史义军. 我拍风光
你的影集名曰《我拍风光》,收录了12张风光图片,其中9.5张是逆光拍的日出日落,朝霞暮霭,占80%,这是个很恐怖的比例。相机的感光度没有人的肉眼灵,所以一早一晚看起 来很瑰丽的云天,拍出来总是难尽人意,经常是明暗反差太大,暗部什么都没有的鸡肋。即使你将云霞拍成功了,如果没有安排上合适的剪影式的前景,这张片子也 只是一块华丽的背景帷幕,前面没有主角,没有演员,你总不能只拍云天总怕云天吧?——咱们又不是气象台收集云图资料的。这类题材我认为是两种人在拍:一种 是大师偶尔为之,如亚当斯拍《月初升》,袁毅平拍《东方红》,一种是刚入门的菜鸟,在这种绚丽的诱惑前不知轻重,乐此不疲。朋友,打住吧,在这条路上拍风 光很难修成正果。一早一晚如果想拍风光,我倒是建议你将相机掉过头来,顺光拍,低角度弱光线的照明,天上依旧有云霞,地上有受光的建筑和人物,只要你能将 照片拍清楚了(可用三脚架)就很容易出一张好作品。怎么样,试试看。


王志平.顺光风光四幅

谢谢指导!虚心接受,非常感谢!史义军

 
崔轶鹏.电梯随拍
右边的美女你到底想要还是不想要,别这么犹犹豫豫,粘粘糊糊,婆婆妈妈。要我说她一定比左边那位好看,你为什么不横下镜头来,两个美女一起收了。


崔轶鹏.手机宝贝
这支宝贝队伍如果在底片上左右还有的话,我希望你不是仅仅为了追求方构图而辣手摧花,生生裁去了。


崔轶鹏.书报亭
右下角的竖方框里如能套进一个完整的人就好了,这应不难吧。



崔轶鹏.人像四幅


你难道对别人盯着你看的那双不一定友善的眼睛就那么有兴趣?不要仗着你年轻,肆无忌惮地用手中的镜头去干扰别人,欺负别人。要练就一身眼快手疾的硬功 夫,要学会尊重别人不打扰别人,在对方尚未注意到你,尚未警觉发现的时候,你右手食指轻轻一点,一个最生动最自然最成功的影像已经被你收入囊中了。
老师 真的这是抓拍的~ 我不是那种人品败坏的人!
崔轶鹏
王老师前面的话貌似尖刻、刺眼,实则只是“形式”,真正想说的是后面这句话:“要练就一身眼快手疾的硬功夫,要学会尊重别人不打扰别人,在对方尚未注意到 你,尚未警觉发现的时候,你右手食指轻轻一点,一个最生动最自然最成功的影像已经被你收入囊中了。”而这句话,一语道破“纪实摄影抓拍”天机,即:自然 (也可以理解为偷拍,或者熟悉后的“熟拍”。就如同我在拍一个剧团幕后训练时,他们一个女演员当着我面就开始脱衣服,忽然一惊!“嘿,这儿怎么有一男 人?!”。这种状态下拍的片子,相信一定是自然的。因为被拍者当你不存在了,所以一切都会很自然。)。学习了!罗大卫
我很欣赏王家琦在张莉影集中的留言:“这种片子,我个人不喜欢。太黄太暴力”。
也没见人家张莉跳出来辩白“我真的不黄,不暴力”。
唉,崔轶鹏,你一个挺机灵的小伙子,怎么跟你开不得一,两句玩笑啊。
你是不是还想辩白“我真的没有辣手摧花。”“我真的没有收两个美女在家中”。
写到这里,我也想辩白一句:“我不是那种人品败坏的人!”
我没有笨到说你的照片不是抓拍。我上回的评论,中心只是一句话:
“看镜头了”是抓拍的大忌
画面上的人物“看镜头了”将使该张作品的艺术价值大打折扣。
你倒好,没能躲开别人的注意,或者说没意识到要躲开别人的注意,大大方方地将“看镜头了”的眼睛当作拍摄的题目,真让人哭笑不得,也不知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崔轶鹏.车站
我挺喜欢这张,有种构成的韵味。右边那女孩往里挪一挪就更好了。你应该在这里再站十分钟,拉下脸来,同样的机位和构图再拍十张,出将入相,走马换将,总会有一张更适合你。
真乃苦口婆心的良师,句句真言,四月的暖风,沁人心脾。李英杰


袁东平.《精神病院》


袁东平.《穷人》
袁东平的《精神病院》和《穷人》两组照片我是屏住呼息看的,这两组照片都是不能允许随意评论的。向镜头前的人们和镜头后的人致敬!


                                    金伯宏.《回音壁》.1975
“听见了吗?”
       “听见了。”
“听见了什么?”
       “没听见。”

伯宏的这张《回音壁》我很喜欢。1979年,《四月影会》第一回展时,我在照片下加了上列的几句话,现在再把当年的文件囫囵复原吧。


马建军.鹈鹕
这张很好,形象清晰,态势标准,构图规矩,用光正确。
左下角那块光斑太抢眼,可抹去,反差还可调整大一点,亮一点。

精彩的点评,真言感人至深,相当的受启发。多谢王老师。希望各位新锐对老师们的点评认真消化吸收。岳振江
王老师的意见簿就是一本摄影教材啊,继续看……张莉




菲利普.哈里斯曼.《跳跃》.跳跃中的奥黛丽·赫本                      王家琦作品十一幅
半个世纪前,哈里斯曼在美国摄影界是个红得发紫的人物,家喻户晓的《生活》杂志有一百二十多期用了他的照片当封面。他的摄影集《跳跃》是我学习摄影的启蒙书之一。这本书让我醍醐灌顶地刹那间明白了人的不正常状态,
不正常姿势,不正常表情,不正常角度是构成摄影作品画面因素的重要组成,能极成功地吸引人的眼球,极大地提升作品的艺术价值。不知王家琦看过这本书没有,但他也许是无师自通,殊途同归地品出了个中三味,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极自然地运用了一些哈里斯曼的招式,他让一些正常的人物处于一种不正常的态势中。他成功了,他的照片在众多的扫街抓拍中脱颖而出,具有了初步的自己的风格。

关于你说的《跳跃》,我没看过。我看的东西不是很多,让你见笑了。王家琦



王志平摄于云南豆沙关                      王家琦摄于北京
我现在在网上看一本小说,名曰<很纯很暧昧>
拿书名来开个小玩笑.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王家琦拍得比我好.



王署.村姑初描眉》                                                王署.女婿上门
王署先生的这两幅作品及叙述文字一贴出来,令人眼睛一亮:好东西啊!
姜还真是老的辣。
厚积薄发,不着急,期待着王署先生一张一张慢慢亮(晾)压箱底的存货。
没有更多夸赞的美言,只是喜欢。如喝老酒老汤老茶,隽永醇厚(淳厚,纯厚),口感顺流,肠胃舒坦。
再说几句无伤大雅的话,权当是事后诸葛亮,吹毛求疵画蛇添足吧。
左图裁剪太苦,两侧不够舒展。如果让我拍,我会退后一步,相机本能地略举高一点,让后面助阵太婆的头脸完整嵌入女人的肘弯里,在构图上产生一点怪异的感觉来增加画面的趣味。
右图待宰的鸡应是主角之一,可惜曝光和对焦都欠佳,您当时既然已经站在了阳光下逆光的机位,就应该有应该用闪光灯补光的觉悟,您有时间架三脚架不如抽点时间安置闪光灯。试想一下:闪光灯咔嚓一亮,岳母笑开了花的面容和主角鸡惊恐万状的嘴脸都纤毫毕现,曝光充分地呈现在画面中,再加上后面配角母鸡配合走台的到位……这是一张什么成色的成功!。

      清晨,习惯性地打开电脑,读到王志平先生的评析,太令人高兴,而且兴奋。在摄影界能够听到如此坦荡与中肯的声音,久违了。
      我有几个博客,都渐渐地让我冷却,每传上一篇博文得到的是“好!”“顶!”“沙发”“欣赏!”“收藏”等等类似在浅滩中的感觉。今天,读到王志平先生,一种春风扑面的难能可贵。一个“谢”字怎了得,我真的喜欢“四月风”了。
     摄影界有一种怪病,永远觉得自己拍摄的作品是最棒的,听不得半点不同的意见,北方人形象地说这是“顺毛驴”。评论人也尽量捡好听的说,塞你一嘴的甜枣,被评论的更喜欢听恭维话。这并不奇怪。人可能从半岁开始就爱听好话了,人基本上是被好话“煨大”的。上帝伟大吧,还是天天要他的信徒们咏唱赞美诗。听恭维话 总比批评话来得顺耳顺心些。我不超俗,同样也是一个从骨子里爱听好话的人。但从王志平老师的评论中,我感到一种真诚,能化怎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将别人的作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阅读和研究,并根据自己的审美能力和认知提出直言不讳的评论和意见,难能可贵至极。他说的看法虽然是一些粗杠杠,但仔细琢磨起来感觉相当有道理和独到的见解,特别是他强调创作拍摄初期下功夫的角度,提倡注重摄影创作中每一个细节所提的建议很中肯,真地感谢他。这对于今后的创作无疑是有着很大的帮助与提高的。
      记得摄影大师亚当斯在阐述自己一生的创作生涯时曾经说过:总结一生拍摄了无数的照片,严格地说相对好的作品只有四五幅,真正好的只有一幅。一位大师的谦 虚,可能不仅仅是美德,而是一种科学的严谨的艺术态度。而我们这些依然在摄影道路上奔走的人,如果不去培育自己拥有这种精神和胸怀,严格地讲必然最终烟消 雾散一无收获,空落虚无。
      我在王志平老师的评论中得到启发:艺无止境,容纳百川,才能开阔眼界,引“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为鉴,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我在摄影道路是蜗行了三十余年非常欣喜地见到摄影艺术的蓬勃发展,许许多多的摄影人渐渐地从浮躁走向深刻、从简单回归思考、从浅薄过渡到内涵、从平淡的掠 影,低能的记录发展到摄影作品形式和内容的逐步地结合,使作品更有力度,深度和广度。因为大家都深刻地认识到摄影是需要厚实的文化基础和强大的知识群作后 盾的。不管是从事纪实摄影,还是风光摄影,还是沙龙摄影,还是民俗摄影,还是人像摄影等等,都是摄影大本营其中的一部分。摄影艺术之所以发展,一是因为时 代的发展驱使摄影渐渐地融入了文化,渐渐地与文学和其他艺术联姻;二是因为拥有一大批像王志平先生一样的真正摄影人,恪尽职守,殚精竭虑,惨淡经营,呕心 沥血的耕耘,呵护和创新。
      我愿意经常回顾和品读他的留言及评论,受益匪浅。我将他的评论文章和其它一些挚友的分别归类整理收藏,这是我的一笔财富,将来有机会整理成册,其意义可能远远超越我的感激的情感之外。
       一个人的浅薄,是因为没有从社会和他人那里汲取精神的营养,别人的关怀是自我存在价值的一种反映,无论是来自满腔热情的褒,还是中肯坦荡的批评,都是一种珍贵的精神食粮,这里饱含着大爱。
       摄影是一种创作,作者创造了这么一个场景,一种氛围,主要是喧泻一种心境,如果读者看后有同感,或是有联想,那么作者就没辱使命,而且是一桩十分令人愉快的事。
       我理解“博客”一词的含义是让我们这些世间的匆匆“过客”,无休止地拼“搏”。

       顺颂王志平先生秋安!

       王 曙
2010-10-3 清晨
“我有几个博客,都渐渐地让我冷却,每传上一篇博文得到的是“好!”“顶!”“沙发”“欣赏!”“收藏”等等类似在浅滩中的感觉。今天,读到王志平先生, 一种春风扑面的难能可贵。一个“谢”字怎了得,我真的喜欢“四月风”了......”讲的好!我也厌烦了那种礼节式的问候和不经思考的夸赞,基本是浪费生命!希望四 月风能保持这种学术性交流特点,相信一定会吸引越来越多有识之士加入。四月风影友
昨天那一段话写完后我心里其实有点忐忑,有点心虚。我知道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几十年前海鸥4A我也玩过,那机器要加一个闪光灯确实比架三脚架还费事。又是腰平取景,您能抢拍成那样,我深知已着实不易了。但您却只字未提当时的条件和器材,只是在摄影艺术的奥义上做深层的探讨,作为一个老摄影家,胸怀和修养若此令我着实感动。不禁联想到以前有位年轻人前来“请教”:打开的光盘里是数以千计的图片,我看不出他做过什么整理和筛选。然后对于我提到的问题, 差不多他都能委婉地或理直气壮地顶回来。我真想跟他说:摄影是以成败论英雄,赢了就是赢了,输了也别费吐沫解释,跟别人摆客观原因没用。智者是吃一堑长一 智,下回再来,总不能老输吧。

难得王老师细致点评,让我们在大师的交流中受益匪浅。王杰会
正在迷茫情绪低落的状态中看了王志平老师的两本意见簿,真的是很感激也很感动。 好久没来四月风了,原因之一是在韩国我的网络白天不大容易登录四月风,第二也是因为最近身体和精神上都处于低潮状态,好似一个病中的人在饥寒交迫中站在一 个十字路口上徘徊,见到王志平老师这么细致认真的评论了许多朋友的摄影作品(其中包括我的一幅作品),感觉有一股暖风迎面扑来,在这初秋的寒意中感受到了 一位老摄影家的诚恳、谦逊的暖意,无疑对我是一种精神上的鼓励和鞭策。 我在早年年轻时就酷爱艺术,喜欢绘画、手工艺制作,也拿父亲的120相机和哥哥的135相机拍过不少照片,70年代也躲在厕所里和同学一起用放大机洗过照 片,用以表达自己的审美和对大自然、对生活的热爱。那时美术、摄影展览是从不落下,但是印象极深的是四月影会办的《自然.社会.人》这个影展,当时也是巧 合,王志平这个名字正好和我的中学同学同名,因而王志平和四月影会一直在我脑中留有很深的印象,现在我还保存着那时看展览的宣传折页。 直到2009年4月,欣闻王志平老师回国,而且4月6日在北斗星二层举办讲座,我欣然前往,一睹王志平老师近年来的佳作幻灯,而且得到了一本王老师签名的 画册。 自此,又唤醒了我多年来对《自然.社会.人》及四月影会的记忆...... 可以说《自然.社会.人》这个展览以及王志平老师是我的艺术启蒙。现在,又通过王志平老师的中学同窗--张少轩老师的介绍,得知并加入到四月风这个网站, 一睹当年四月影会的的风采,更令我激动和欣慰的是自己的摄影作品能够得到王志平老师的亲自指点和评论,真是觉得受益匪浅。 这也激起了我在四月风更多的发片和学习的欲望,有这么多名家老师的作品让我学习欣赏,又有像王老师这样热情、勤奋的前辈指点,我还彷徨什么呢? 希望借四月风的一席之地,得到王老师、张老师以及各位名家、新锐摄影朋友的指教和帮助。 在此对王老师的悉心点评再一次表示感谢和敬意! 张培力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