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云南山里人-吴家林摄影集》.云南美术出版社1993年出版
 
巴黎郊区,九月的湿云静静垂缀在天际,从窗外不时传来一些声响,那是啄木鸟在轻轻扣打着菩提树;是野鸽子在空中扑簌着翅膀;是熟透了的紫李子哔叭落地……案头放着万里之外从中国云南寄来的家林兄的照片,我的目光透过这碧绿的窗户看到另一番景象;我的耳畔从这欧洲宁静的田原牧歌中分明聆听到另一种喧响在阵阵升腾……
十几年前,我曾随家林兄在云南的山山水水间穿行,是昙华山彝族插花节上红男绿女狂欢的舞蹈和野歌使我们陶醉,是哀牢山云雾缭绕的梯田使我们迷恋。当然,我仅是个云游者,一个外乡人,怀着好奇舆尊崇的心情观赏着异彩云南的一切。而家林兄则不同了,他不是一个"玩"摄影的风流子,他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他的乡音土语,他的憨厚的笑容,他的黝黑精瘦的身板,他脸上那带有愁苦意味的过深的皱折,都使人明白:他原本就是这山民的一伙。他的生活,他的艺术,他的血统,是溶融于云南的山山水水中的。眼前的这些照片就是证明。
我喜欢家林兄的照片,他必定是经过了一番磨炼和思索。现在他已找到了自己的路,自己的风格。在他的现实主义的摄影中,你能看到象布列松、杜瓦诺、马克·里布这些大师们的手法和风度。然而,我知道,他却没有运气能得到大师们的指点和栽培,他是无师自通,殊途同归。他只不过是爬过比别人更多的山,经受过比别人更多的日晒雨淋,付出过比别人更多的心血汗水而已。
在他的照片中,没有摆布、没有粉饰、没有虚假、没有脂粉气,有的是独特的形象、妙趣天成的黑白关系、充满力度的构图和恰到好处、一瞬即逝的时机。他经常使用广角镜头来突出和夸大他所抓住的主题(大多是前景),而广角镜所揽获的充分的背景又必定和主题(前景)产生着或烘托、或补充、或象征、或对比、或装饰的关系。这些关系就产生了摄影作品的趣味。
家林兄的照片基调是烟熏火燎的黑,而在这黑色基调中又不时闪烁着星星点点鲜亮的色彩。
他在吹奏着一曲因循古老而深沉艰辛的生活古曲,而这古曲中又经常跳动着一些明快的音符。
他表现人生的苦涩和悲壮,却经常使用幽默的手法。
他在表现下里巴人的粗犷中,竟使用了如此精巧的构图。
他对镜头前的人物是同情和亲切的,但同时对他们又不时来上一点善意的调侃和讥讽。
这就是他,天性淳朴厚道、却已在用机敏的眼光机敏的手法来一辈子表现云南山里人的云南山里人吴家林。
 
王志平
一九九三年秋于巴黎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