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自然· 社会· 人》第一回展览前言
原载《永远的四月》 香港.中国书局1999年4月出版

一九七六年的四月,丙辰清明,一伙年轻人拿起了自己简陋的相机,投身到天安门广场的花山人海中。一种使命感促使他们勇敢地拍摄下了中华民族与"四人帮"尖锐斗争的珍贵文献资料。    
一九七九年的四月,以这伙年轻人为主筹办了这个艺术摄影展。大家在新的领域里,又开始了勇敢的探索。        
新闻图片不能代替摄影艺术。
内容不等于形式。
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有它本身特有的语言。是时候了,正像应该用经济手段管理经济一样,也应该用艺术语言来研究艺术。
摄影艺术的美,存在于自然的韵律之中,存在于社会的真实之中,存在于人的情趣之中。而往往并不一定存在于"重大题材"或"长官意识"里。
我们伟大的民族,有着永远值得炫耀的古代文明。但是,摄影术确实不是我们的祖先发明的。现在,我们在摄影的技术和艺术水平上,仍落后于一些国家和民族,因此,我们需要学习,需要奋斗。
巡顾这个展览,一方面我们深为羞愧,我们完全应该把一些更为完美成熟、更没有错误的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确实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这毕竟是二十儿年来北京第一个民间艺术团体筹办的自己的展览。这个展览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我们的努力。
如果有可能,我们愿这个影会、这种展览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每年的四月,让我们用自己的才能与劳动,同大家一起来迎接祖国百花齐放的春天。
我们惶惶不安,等待着前辈、观众、同仁和舆论界的反映、评论和批评。
谢谢大家。

王志平
一九七九年四月一日,北京

 
《自然· 社会· 人》第二回展览前言
原载《永远的四月》. 香港.中国书局1999年4月出版

夏、秋、冬、春,一年过去了。
我们将第二回影展呈现在观众面前。此刻的心情,像过年的孩子一样欣喜,像高考的学生一样不安。
一年来,大家眯起一只眼睛在小玻璃后面瞄着什么,用一个指头轻轻地按下一个叫“快门”的机关。但是,我知道,他们实实在在地是在用整个身心观察着、思考着、劳动着、希望着。
艺术家对事业应该是勤奋的、真诚的。朋友们用光与影、线条与色彩,描写着周围不总是那么甜蜜,然而平凡动人的生活,抒发着心中不一定豪迈,然而真实、丰富的情感。他们迷恋着美,创造着美,他们正执拗地踩踏着一条自己的道路。形成“四月”的风格。
他们年轻、幼稚,甚至经常表现有毛病或错误。但是,他们脚下有坚实而富饶的泥土,头上有明亮而温和的阳光,周围有前辈的扶植,大众的浇灌。他们身体里充满了求知的热望、创作的激情、成功的信念……他们怎么会不一天天成熟起来呢?
在这些我引以为荣的朋友们身上,人们难道没有看到了中国现代摄影艺术不远的未来吗?
 
王志平
一九八零年四月二日
 

《自然· 社会· 人》第三回展览前言
原载《永远的四月》. 香港.中国书局1999年4月出版
 
三年了!
摄影的真谛在哪里?
生活的真实在哪里?
为了同样的寻求,一些年轻人走到了一起。在那最初的日子里,我们是那样的热情、兴奋甚至狂妄,真的以为将会由自己来宣布:在中国,摄影也是艺术!          
几个城市的巡展,十数万拥挤的观众那么狂热的赞扬,那么认真的批评,一场不小不大的至今没有结果的论争……反应是如此出乎意料的强烈!
然而,看到奉献给观众的照片有时候仍然是这样地幼稚和浮浅,于是更加认直地开始怀疑自己:
是昂然开创吗?
是坚韧奋进吗?
是孜孜探求吗?
回顾带来的竟是些许难堪,我们为曾自命不凡而脸红。
但是已经开始了的事总是要继续下去的,收拾心情,打点包囊,上路!
值得欣慰的是,在往前走的路上我们又汇聚了许多更有才华和志气的朋友,大家与我们古老而年轻的祖国朝朝夕夕,同舟共济。
希望在前!
 
四月影会
一九八一年四月十五日
 
 
现代摄影沙龙85展 前言

艺术反映生活并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同具有久远历史的绘画、雕塑、音乐、舞蹈、文学、戏剧……等姊妹艺术相比,摄影只是个新出世的孩子。然而,正是这个新时代的娇子,在现代文化和现代科技的哺育下,正在以其它姊妹艺术无法与之相比的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成长着,令人瞠目结舌。
它有着怎样估价都不过分的生命力和辉煌前景。
我们伟大的祖国,历史最悠久,文化最辉煌,山川最壮丽,人口最昌盛……实在是应该产生最优秀的摄影艺术:责任落在这一代青年身上。
当前,中国正处在历史上重要的变革之中,现代摄影沙龙应运而生。大家为了同样的迷恋、追求和责任走到了一起。我们年青,幼稚,我们正在起步,需要学习,但是我们随着时代一起前进,对未来充满信心。
一切正刚刚开始!......
 
中国现代摄影沙龙    一九八五年五月北京

 
《同年影展》 前言

汉以同举孝廉为同年。
唐宋以同举进士为同年。
明清以乡试会试同榜者为同年。
一九七九年起三年来,凡参加《四月影会》展览者亦自称为同年。

三十年前《四月影会》是当时第一个成规模的民间艺术团体,其旗帜下凝聚了北京一伙微露锋芒和未露锋芒的摄影人,济济一堂风雨同舟。
《四月影会》宣泄着年青摄影人的纯真、执拗、求索与才华。他们不拜神佛、不惧霜寒、不惊荣辱、不坠俗流、不谋私利、不辞劳辛。他们得到了千百同仁和万千看官的认同、呵护和激赞。
《四月影会》如一艘前行的破冰小舟,为以后中国摄影艺术的开放和发展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先锋作用,《四月影会》已经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绕不过去的一页。
一九八二年,《四月影会》在实际上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嘎然而止,画上了一个自认尚为圆满的句号。

岁月倥偬,城乡剧变,三十年弹指一挥。当年的小舟畔已是千帆竞发,四月里蔚然嫣红姹紫。在这物质发展物欲横流的今天,再忆当年那确实犹存肤浅不无幼稚的影展,却每每令人热血澎湃激动不已珍重无比。
人的一生中,有几个三十年?!
人的一生中,总应该交几个意气相投肝胆相照的朋友;做几件欣慰痛快值得自豪的事情吧。
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们这当年“四月”一伙中的几个又凑到了一起,举办了这个展览。

王志平
2009年10月24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